Xin Luo
一个坏孩子

为什么我们要保持达观?

From 尹烨

因为你只要动念
其实不管是冥想
不管是正念修行
还是你看到那些不该看的事情
遭遇到一些恐慌
我们很多病就是这么出来的
意识和物质是不可分的
因为你有意识活动就必须会消耗物质
你在低血糖的时候是不能思考的
你在低血糖的时候
也几乎是不能运动的
我们的神经系统
免疫系统和内分泌系统是共做互做的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
这几个系统的互作
它带来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在于
其实你只要动念
你的激素就会变
所以有非常多的疾病是想出来的
是气出来的
百岁老人
曾经做过很多很多很多统计
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乐观
没有事
我奶奶90多岁的时候给我总结了一下
说我听不见好
为什么 7个孩子家长里短事多了
只有当我都听不见的时候
我耳不闻心不烦
我就觉得你们都很好
所以某种程度上讲
并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要知道
你才会觉得这个世界变得美好
而是你想这个世界变得美好
他就可以变得美好
这个就是一种乐天派的态度
甚至有的时候再理性一点
我不需要乐观
我也不需要悲观
我达观
我想这一切可能都是合理而存在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
我就可以不再脆弱
脆弱的反义词不是坚强
脆弱的反义词是不脆弱
反过来讲我也不坚强
该哭哭该笑笑过了就没有这些
你看起来
每一天的这种点点滴滴的积蓄和积累
他都会在基因上有所反应
甚至可以通过我
们的遗传延续给下一代
形成至少稳定2代以上的表观遗传
也就是说人还是要开心的
不然这种情绪都写在了你的
生殖器官里
还会往下一代去传递
都会以另外一个方式影响你周围的人
所以我们都起码跟正能量人在一起
就暖暖呼呼的也有光
我们都讨厌和这个每天
特别充满的负能量爆棚呢啊
这样的一些人在一起
你不觉得
他一定有金的要素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