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 Luo
一个坏孩子

一定要努力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摘抄自复旦大学老师梁永安

我们今天的年轻人
一定要增强换老板的能力
啃老可以去理解
不是想要不劳而获
工作几年你有点小积蓄
就需要一份积极的产品

4年前我在研究生去文化馆应聘
人家一看不要
我们这里放不下你这个硕士生
我们一般招专科生就足够了
现在去应聘啊
很多人都要研究生啊
就筛选通道更窄了
尤其是疫情
一个年轻人觉得没价值
我其实觉得这是个正能量
他心有不甘呐
工作以外的时间啊
有戏剧有电影
有音乐有文学
咖啡馆人的各种相聚
意味着你在这里多待1小时
你就损失一小时
中国社会是作为一个后发社会
追赶型的
1978年中国城市化在19%
2021年的数据已经干到百分之七十几
背井离乡
几亿人的移动和奋斗
人被变成一种人力资源
付出是超量的
我去年毕业的学生
在上海中心地带工作
一个月小房间6,000
我们年轻人在大城里压力太大
小城生活看着就很柔和
找工作也不难
8点多就困了
生活态度就非常非常的油盐柴米
但是呢有个巨大的危险在里面
一线城市他呼吸都能是全球化的空气
还是有一种创造感
小城那就不一定了
在人情上到处都始终不见西见
自己做的任何一个选择
都要有一个环境的眼光
跟大城市的陌生人社会是非常不一样
我见过不少
回去了待了两3年
越来越觉得呼吸不畅不得不出来了
啃老从好几个方面去理解我经
常跟家人说
其实你孩子毕业以后
不要忙着让他
去找一个所谓的理想工作
要给他一个探索的机会
不是说我们求安逸
而是说想获得一个跨度
就这个我是很支持的
但是呢这里边的也因人而异
一个学生来自乡村
为他上学甚至整个家族都在为他努力
这个时候就不太提倡啃老了
因为他要去挣钱
他是一种道德感的
也是对父母的一种回报
因为我们现在挣钱变成了一个很具
象化的目标
但其实真正的年轻时代
应该获得的是对世界的认识
一个试错的过程
这个时候
就需要一种很积极的躺拼精神
工作几年之后
你有点小积蓄
我打拼一下啊
我在云南山沟里
高丽贡山当地的赶马人
他钱不多
整天唱歌
我在东北呼伦贝尔那边看到了汶川人
养着寻鹿树皮棚
下雨都能灌起来
他们觉得很快乐
这个世界上钱不一定就是决定性
多看一些活法
决定了你后面可以做出
很有质量的正事
今天的年轻人特别的注意一点
一定要增强换老板的能力
一个老板关心这个人的成长
不光是一个劳动力
父母是希望你考个公务员
确定性的生活
让你从20几岁一步就跨到50岁
公务员的保障是很明确的
作为一个年轻人来说你能不能接受
那如果按保险起诉来看
干脆别出声那是最好的
要不然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
其实我是这么一年轻人
应该充分的体会父对你一辈子的关切
但是呢同时也要走自己
的路
年轻人今天要有勇气看的远一点
你说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
什么样是好的生活呢
并不是工作
一辈子拿了一半时间工作就行了
你活在这个世界上
一定要努力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